深圳地区清洁行业知名品牌
网站导航 网站地图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
网站首页 公司简介 服务项目 服务价格 清洁设备 清洁常识 清洁新闻 清洁案例 联系我们
新闻资讯
深圳南山清洁公司讲社会新闻:想把亲生儿子卖掉
作者:网站编辑 日期:2012-8-10 21:12:52 人气: 标签:

社会新闻:感恩中国网站:想把亲生儿子卖掉:作者:张仁杰


2012年4月21日16点36分,肢体残疾的骆芹兰蹒跚地走在路上,焦急地寻找着她的儿子:“我最讨厌星期六和星期天放假了,你看,天都快黑了,我儿子还在外面玩儿,到现在都还不见人影。”
 终于找到了还在玩耍的儿子,骆芹兰拉住儿子大喊:“是不是又玩疯了?怎么到现在还不回家?知道不知道这样会让我这个当妈妈的很担心?你怎么就这么不听话?如果我找到一户好人家,我说什么也要把你卖了,我管不了你了,你太让我伤心了!”
 看到儿子磨磨蹭蹭地走进了家门,行走缓慢的骆芹兰来到自家菜园摘菜,准备做晚饭:“儿子真的让我伤透了心,他爸爸活着的时候很听话的,现在他爸爸死了,就不听我的话了。我从小就是残疾,不仅肢体残疾,就连牙齿从小到大都没有长出来过。”
 2012年4月22日8点14分,站在河里的骆芹兰边洗衣服边对着儿子训话:“我洗衣服你跟着来干什么?听学校老师说,这个星期布置有家庭作业,我怎么没有看到你写作业?快回家去写作业。”
看到自己说了这么半天,儿子还是迟迟不肯回家,骆芹兰只好匆匆洗完衣服,拉着儿子回到家,亲自督促儿子写作业:“我们家一没有当官的,二没有钱,我们的日子比乞丐好不到哪里去,不读书哪里还有出头的日子?不好好读书,怎么能对得起你死去的爸爸?”
看着儿子写完作业,骆芹兰才长舒了一口气,拉着儿子坐下聊天:“你爸爸如果不死的话,我们家还有希望,你以后还可以过好日子。如今你爸爸死了,指望你这个残疾的妈妈,以后什么希望也没有了,等找到合适的人家,妈妈就把你卖给人家好不好?”
听到妈妈说要把他卖了,骆芹兰的儿子起身跑开了,骆芹兰由于身体残疾,无法立刻站起身,只能对着儿子的背影大喊起来:“你不要跑,当妈的哪个舍得卖自己亲生的儿子。我也是实在没有能力了,才想到这个好办法,我把你卖到好人家,也是为了你好,你跟着我早晚只有饿死一条路。儿子,你慢点儿跑,看着路,小心水塘......”
2012年4月23日7点58分,把儿子送去上学后,骆芹兰准备下地干活了:“我最喜欢星期一到星期五,儿子在学校里我就放心了,不用担心儿子到处乱跑了,我们这里是到处都是水,真的害怕调皮的儿子落水里去了。”
“我就只有这么一个宝贝儿子,是我的命根子,如果孩子在外面有个三长两短,我怎么能对得起死去的孩子他爸?我自己实在没有能力把儿子抚养成人了,我真的决定要把儿子卖了。这样儿子才能有好日子过。”扛着锄头下地干活的骆芹兰还念叨着。
“我这个身体,只能在地里种点儿青菜,什么重活也干不了。你看我这个样子,不要说干活儿了,就是让我走路都费劲,孩子的爸爸死后,家里吃米也需要买,吃面也需要买,可我又没有本事挣钱,你说这日子怎么过?”弯腰锄地的骆芹兰小声抱怨道。
晚19点43分,焦急等待的骆芹兰终于看到儿子从外面玩耍回来了,她二话没说,拉住儿子的胳膊就往外走:“为什么玩儿到现在才回来?你说你要是掉到水里了谁来救你?天天都是这样,我只有干着急的份儿。走,现在就给我出去,妈妈现在就把你给卖了,妈妈实在管不了你了,你就走吧!”
紧拉妈妈双手不放的儿子,大哭着说什么也不愿意离开家门,骆芹兰连声哀求道:“儿子,不要怪妈妈狠心把你卖掉,妈妈也是没办法,我们家住的房子还是租别人的,这房子说不准哪天就塌了,会把我们两个都砸死的。儿子,你走吧,我这个当妈的求你了,妈给你跪下行不行?你快点走吧,找户好人家享福去吧!”
隔壁邻居听到骆芹兰母子的哭闹声,赶快过来劝慰,和儿子倚墙而站的骆芹兰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:“我求求大家,求求你们劝劝我儿子吧,让他走吧,我真的没有办法了,我真的养活不了他了,我们家快断顿了,我不能把儿子饿在身边呀!”
“老天爷,你就睁开眼睛看看我和孩子吧,求求你开开天恩,救救我和孩子吧,我实在养不活这个孩子了,老天爷,你听懂我说的话没有,显灵吧!我真的支撑不下去了!”骆芹兰绝望地说道。
2012年4月24日17点30分,忙着干家务的骆芹兰看着快要倒塌的房屋担心地说道:“我和儿子现在住的这房子还是孩子爷爷那一辈租别人的房屋,听老人家说家里太穷,盖不起房屋,就租了别人家40年的时间,到现在为止租住了20年时间,每年我们多多少少都要给一点房租费用。”
 提起快要倒塌的房屋,忙着做晚饭的骆芹兰反复地说:“孩子爸爸没有死的时候,我们家在年关的时候都会交点房租费给人家。可孩子爸爸一死,虽然每年房屋费用很少,但我还是给不起,实在太穷了。现在这房屋到处漏水,随时可能塌,但我自己没有办法维修,更没有钱请人修。”晚18点43分,饭菜做好了,骆芹兰和儿子开始吃饭:“我和儿子现在连一个安全的窝都没有,吃的也很差,每天只能吃点青菜和咸菜。我和儿子都很想吃肉,但没有钱就没有办法吃肉。可能是吃得不好,我和孩子好像都贫血。”
2012年4月25日9点55分,趁着天晴,骆芹兰来到房屋周围拣拾干柴:“能走路有力气的人都跑到周围的山上砍树枝回来烧锅,我这个样子不要说砍柴了,就连爬山的力气都没有,所以我只能在房屋附近的地方拣点小干柴棒棒回家烧锅。”
拣拾的干柴很少,骆芹兰却要使尽全身力气才能把柴火抱回家。她气喘嘘嘘地坐在自家土墙边无奈地说:“可能真的要死了,抱这么一小点干柴就把我累成这个样子。活了几十年时间,都不知道自己患的是什么病,没有牙齿,个子很矮,双腿没有力气,腰也站不直,从小到大也没有钱到医院做检查,更没有买过药吃。”
2012年4月26日20点47分,帮儿子冲完凉,手拿电筒的骆芹兰催儿子快点上床睡觉:“我和儿子天黑就睡觉,也是这个村最早睡觉的一家,之所以这么早睡觉,就是舍不得用电,更舍不得看电视,尽管这样省电,一个月下来还是要大约10块钱的电费。”
被骆芹兰强迫逼上床的儿子很不乐意,骆芹兰有些无奈:“儿子现在都害怕回这个家了,回到家也没有什么东西吃,晚上还要早早地睡觉。有时候儿子躺在床上睡不着,就吵着要起床开电视看动画片,可我死活不让,电视机太浪费电了,我给不起电费,再说了,电视有什么好看的,我小的时候没有电视看不照样长大。”
在骆芹兰的劝说下,儿子睡了,看着熟睡中的儿子,骆芹兰说出了她的无奈和绝望:
“我是1966年出生的,家里一共有六姐妹,爸爸妈妈都是农村人,孩子多,家里自然很穷,我从记事起就是现在这个样子,由于不能干活,我一直是家里的累赘,爸爸很不喜欢我。刚成年,姐姐就把我介绍给孩子他爸,他是1957年出生的人,比我大近十岁,家里非常穷,当时我还听说老公有一个哥哥因为家里吃不饱饭离家出走了,后来再也没有回来过。我一万个不乐意,当时姐姐就说,你自己都养活不了自己,就连爸爸都嫌弃你,你还有什么选择的余地?能找个手脚健全的男人已经不错了!就这样,我被迫结婚了,结婚的时候,家里就只有这几间别人的破房子和一张床,基本上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。
婚后不久,我怀孕了,可能是生活不好的缘故,孩子出生不到一个月就夭折了,之后十年我怀孕过三次,但孩子都没有活下来。看到我年纪大了,估计也生不了了,老公很生气,要知道他们家是二代单传。考虑到我们老了之后没有人照顾,在1993年的时候,老公从外面抱养了一个女孩回来。让我们没有想到的是,在2004年1月份的时候,我怀孕了,同年9月12日的时候生下了现在的这个儿子,老公当时高兴得不知道说什么好了。儿子出生了,家庭的开支就更大了,为了让我和孩子们吃饱饭,没有文化,没有技术的老公只能拼命到地里干活,可是一年下来,除去吃喝,还是没有剩余的钱。老公在我面前发誓,一定要盖几间砖房,将来给儿子娶媳妇用。女儿上学时成绩非常好,上初中的时候开始住校,每个星期都要从家里拿生活费,一个星期最多只能给女儿5块钱,女儿说在学校吃不饱饭,快没有力气上学了。
2010年的时候,老公生病了,病得很严重,但我们没钱到医院看病,也不知道他得的是什么病,只能躺在床上叹气。当时女儿上初三,看到爸爸要钱看病,就离开学校跑到广州的一家电子厂打工,挣钱给父亲看病。学校的老师得知我们家的情况后,多次跑到我们家劝我们让女儿复学,并承诺让我女儿免费上学,学校老师还说我女儿成绩太好了,不上学就出门打工太可惜了,可女儿说爸爸需要钱,先救爸爸再说,半年后,孩子的爸爸病死了,从外面打工回来的女儿四处借了2000多块钱把她爸爸火化后埋葬了,当时钱不够,连墓碑都没有立。
老公死了,女儿继续出门打工,她年纪还小,又没有技术,工作一直不稳定,在电子厂打工一个月只能挣到1000块钱左右,除掉自己吃喝,就剩不了什么钱,从去年到今年女儿都没有寄过钱回来。我的几个兄弟姐妹虽然看到我很可怜,但他们也有心无力,我最小的一个弟弟在外面打工的时候脚和手都弄伤了,现在连自己的日子都快过不下去了。实在没法生活了,我找到了村干部,村干部帮我申请了三口人的农村低保,一年大概有1000块钱。村干部又说低保不是固定不变的,轮流吃,今年我的低保就取消了。
嫁到老骆家有20多年了,一直很辛苦,吃不饱,穿不暖,就连孩子都没有买过新衣服,本来指望老公把房子盖起来,有个安稳的窝,等孩子长大了娶个媳妇就知足了,现在老公一死,我的希望都破灭了,家不像家了!去年年尾的时候,我的肾结石复发了,差点把我痛死,去不起医院,我就到田埂里挖当地的草药煮来吃,我喝了很多水,肚子喝得都快要炸了,后来慢慢就不怎么疼了,现在偶尔还疼,不过比刚开始的时候好多了,现在我只能是生死由天了。
现在家里欠了多少钱,我也不知道,女儿害怕我伤心,不让我知道家里的事情,她说她要打工把债还上,但是我也担心,女儿不是我亲生的,有一天她嫁人了,可能就不管我了,儿子还小,也不听我的话,跟着我是活受罪,过不了一天好日子。一想到这些,我就绝望了,一点希望都看不到,也没有什么指望了。我曾经想过一个人离家出走,到处流浪到死,不想再看到这个家了,很多次我要出门的时候,想到自己走了儿子就没有依靠了,就不忍心离开,所以我必须找户好人家把儿子卖了,我的要求不高,只要给我盖个房子,给我留下养老的钱就可以把孩子带走,我也绝对不会再去看我的儿子,绝对不会打搅人家的生活......”
 
 
来源于互联网:好帮手收集www.szhbsqj.com
 
共有条评论信息[欢迎参与评论]
版权所有 © 2000-2010 深圳市好帮手清洁服务有限公司
南山总机:0755-26465862 福田:0755-88827896
网址:http://www.szhbsqj.com 邮箱:pdcpxq@sina.comm
地址:深圳市南山区桃源路金桃源大厦1803室
网页设计 :深圳宽联网络